网络图片与文字无关「啊」,我大叫着勐地坐了起来,眼前一片漆黑,摸到床边的手机,开机看现在是凌晨三点十分,十几年来总是在这个时间,我会梦见满身是血的妈妈哭着喊我救她,而梦中的我还是一个孩童,害怕的要死,都在门缝边上瑟瑟发抖。一会儿外婆进来打开 […]